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时间:
15年04月24日 周周五 08:00 - 19年11月30日 周周六 18:00
所在地区:
全国性 全国性
活动类别:
我要求助, 求学
发起人:
宝贝回家网
所属团体 :
厦门商业学校
收费类型:
免费  
报名限制:
可以携带好友  报名截止时间  19年11月30日 周周六 18:00
剩余名额:
还有331个名额
联系方式:
电子邮箱:xmhyzyjsxx@eme.com.cn  
活动正在进行中
分享

描述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各位已经长大的大朋友,不管是乡村还是城市的大朋友,您们当年还在学堂的时候,尝试过走七八公里,坑洼不平、阴冷路滑的山区道路吗?您们有在寒冷的冬天,在5点半至6点半必须起床胡乱吃点东西,然后拿着手电必须走在山间,成群结伴地克服艰难险阻,崎岖泥泞地往学校赶吗?你们有因为环境的恶劣导致来到学校迟到了而被老师的不解将你拒之门外或者罚站吗?你们有在上学的路上摔跤了,浑身是泥巴却坚持“觉得羞耻”地跑到教室里一动不动地坐着吗?也许这些,对于我们山区的朋友,已经不以为常,对于大城市的朋友,纯属罕见!

     果宝小学也并非是传说中的圣地,我们也有不足之处,我们正在创作和改进;针对冬天孩子因为赶路上学摔倒、起早摸黑。然而还被我们某些教师不解而拒之门外或者罚站的现象,我校举行了一次关爱活动,希望我们的老师都能够“感受学生生活,体验求学之路的艰辛”活动,这个活动将会一直延续。首先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老师是优秀的,您们也希望班上的每一个孩子不要迟到耽误课程,或许错过我们课堂的某些知识,也是拥有一颗热诚的心“恨铁不成钢”的积极思想,因此您误解了迟到的学生。

    在这个西方“圣诞节”的清晨,在朱校长的带领之下,分为五个小组,分别前往白岩村、大田坝、坭龙村、黑仲村、马家桥五个方向,前去“体验学生求学之路”的艰辛,我和赵吉庆老师、李开祥老师、李世全老师分为一组,负责前往坭龙;6点中的时候,我全副武装,穿上昨晚支教老师@小小李爱笑 给我备好的水鞋,拿上手电,准时在校门口和赵老师一道出发。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一路的“扑朔迷离”的确一点不为过,路是打滑的,天是下着毛毛细雨,寒风之中,我们都在颤抖,这是我在20年前经历过的事情,而且从20年前的某一天上学的开始,我一直在10年之内面临着这样的“旅程”;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是我真不敢相信20年后的今日,这个社会还是依旧如此的残忍,我的学生也面临着当年我们一样的“旅程”。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一路上,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崎岖,尤其萧瑟的寒风让人怀念被子里的温暖,同时不仅让我们辛酸,历经48分钟,我们抵达第一个村寨,这是这个村寨里第一家亮灯的人家,我们猜想,肯定有果宝就读的学生,几声犬吠,让原本很欢乐的人家停止了夫妻的打情骂俏,也让哭泣的孩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我们意识到,不速之客将会干扰这种幸福而宁静的生活,于是敲门迅速表明来意,开门的男人似乎有点紧张而且怀疑,同时似乎还有点害怕,幸亏他认识我们的老赵老师,我们才避免闭门羹之苦,进门,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还躺在床上,大女儿就读果宝小学一年级,已经吃好早餐,床上的一个孩子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正在吃姐姐吃剩下的饭,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和姐姐一起去读书的场面,这是我们早上必须做的事情,就是胡乱炒点饭,什么也没有的饭草草地吃了,然后背上书包摸黑出发。其中必不可少的就是手电筒;这个五口之家的人口,蕴含着辛酸的幸福。和几位老师迅速暖完手,然后出门,前往坭龙六组,于是我们开始走进了漆黑的深山……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这是走在坭龙六组深山半山腰时我们看见的第一道曙光,这是求学之光,是7公里以外的孩子,他们5点钟起床,手里的手电照亮了整个山路,光芒四射,我看不见过来孩子的影子,但是我看见了曙光,我们安静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这山间的零星点点,至少应该有8个孩子以上,他们欢快的声音越来越近,其中一个女孩子还在大声讨论老师的问题,或许说应该是在谈论老师的坏话,为了不吓住他们,也为了这个女孩看见我们不至于尴尬,于是我大老远地呼唤他们。这个时候,赵老师给我说:“实际上我们政府应该修建农村寄宿制学校,这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所在,这些孩子需要住校,才能免去他们在黑路上的摸索”。我淡淡地回答了赵老师:“山区学校是后娘养的,好比没有疼爱的留守儿童一样,无人问津,政府是该重点投入到农村,可是这么多年的口号都过去了,他们还是一样重复着20年前的故事,这是中国,也希望他们能有一双眼睛吧”。我们只有抱怨,我们能做的的确一直只有抱怨,只能对着大山呼唤一声:“老天爷,这里的孩子何时才能出头”。我敢说,学校包括校长和很多老师在内,这一切的希望都已经寄托给了老天爷了。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他们终于在10分钟之内走近了,一看,有我认识的,其中不乏有好多是我的学生,他们看见我很高兴,刚从昆明转过来的一个孩子还在我面前行了一个鞠躬礼,普通话流利地说:“陈老师好!”,那个时候,我眼泪顿时无法止住,我是幸福的,也是心酸的,我只能说:“孩子,不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是我们身后的国家对不起你们”。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一路和孩子们一起走,他们很羡慕李筱老师借给我的水鞋,这个时候,天开始慢慢变亮,此时7点28分,离上课时间7点50分快了,而我们一半路程都还未完成,一路上,孩子们很高兴,因为第一次有这么几位老师一起陪伴他们……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天色渐渐变亮,初中的孩子都加快了步伐急速前进,几个低年级的小朋友有点掉队了,于是赵老师等了他们,用手电给他们照亮,这个时候,大家老师感到的是心酸,我开玩笑地给我八年级(3)班的孩子说:“我们是山间的行尸走肉,但是我们和行尸不同,我们有目标,而他们是为了吃人”

 

山区孩子艰辛的求学之路

     也许我们的热闹吸引了后方的“大部队”,他们叫喊着跟了上来,我们的队伍开始庞大,此时的天色,不用手电基本也能看清楚路线,此时此刻,我隐隐约约看见了孩子们头上的露珠,嘴里吞吐的“白雾”,气喘之声,夹杂山间的报晓雄鸡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狗吠声,也许狗熟悉了这种场景和气息。


更多

活动照片

更多

活动成员

留言